地震记录:中国地震网

  通常情况下,罗瑞明每天只喝一杯茶。当然,罗瑞明的茶杯比较特殊,是那种海碗大的瓷杯。罗瑞明的处长荣调北京时,处里为纪念他,给他送了个署名的特制瓷杯。罗瑞明他们也顺便弄了一个。这天上午,罗瑞明喝了满满两大杯茶。这与昨晚的酒有关。罗瑞明在主任科员位置上干了15年,这次局里提拔副处长,他又黄了。这段时间老婆一直跟他较劲。罗瑞明昨晚与几个朋友喝酒,喝得很晚,也喝得很多。
  茶水过量的罗瑞明午睡就不理想,两次被尿憋醒。男人小便结束时,往往要打一个冷颤,罗瑞明提前打这个冷颤。罗瑞明觉得不对头:卫生间分明在晃动!罗瑞明像个初次滑冰者,摇摇摆摆出了卫生间。
  走廊里聚集着同事赵志成、马桂花和孟学文。他们个个面如白蜡。习惯于穿长花裙的马桂花带着哭腔说,真是见鬼了!天天中午回家,今天一上班处长就催着报报表,没回去,今天就碰到这种事!赵志成冷静地说,是地震!百分之百的地震!马桂花流泪了。马桂花刚休完产假,回来上班不到一星期。马桂花说了声我的孩子呀,就要往电梯里钻。同事孟学文一把拉住她,说,不要命了?楼层这么晃,你还敢坐电梯?
  这层楼共有两个处室。罗瑞明摇晃着来到3613房间。3613房间的李艳琼正在往嘴里送药丸。罗瑞明说,闹地震了,你还吃什么药?李艳琼听到“地震”二字,许久才反应过来。她说,天呀!我还以为我的头眩症又犯了!罗科,怎么办呀?罗瑞明说,赶快下楼!别坐电梯!
  罗瑞明推开3615的门,只见刘正良正坐在地板上按额头。就在前几秒钟,刘正良从桌子上摔下来。这间办公室本来是刘正良和他的科长共用。科长因为在竞选时筐了瓢,一直闹情绪,很少来上班,办公室也就刘正良一个人。刘正良有午睡习惯,午饭过后,他通常将科长的办公桌当床,笔挺挺地躺在上面。摔得可不轻,刘正良的额头起了个大包。楼层仍在摇晃,刘正良却没察觉,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头被摔晕了。罗瑞明说,赶快下楼!闹地震了!
  罗瑞明又去敲副处长袁世喜的门。好不容易袁副处长才开门。袁副处长正在看毛片,电脑里还有很肉麻的叫床声。罗瑞明说,袁处长,发生地震了!袁副处长问,什么?他娘的,我还以为香港的片子拍得就是这么摇摇晃晃的呢!
  罗瑞明敲副处长叶红光的门。敲了几下,最后才想起来,叶副处长去北京开会了。
  罗瑞明在龚云鹏副处长的门上重重地捶了两下。门没开。里面也没声音。
  罗瑞明然后就去捶副处长马三贵的门。门同样没开。里面也没声音。
  隔壁就是副处长朱淑珍的办公室。罗瑞明不用去捶。罗瑞明知道,朱副处长陪梁副局长去澳门考察了。
  再隔壁就是处长满得胜办公室。罗瑞明急急地捶着门,嘴里喊,处长,处长,不好了,闹地震了!里面的满得胜处长中午喝多了酒,正睡在沙发里,但还是被罗瑞明给喊醒了。他的酒顿时清醒了。他说,快!快去通知胡局长!
  罗瑞明说,胡局长办公室在哪儿?
  满得胜处长说,4118!末了,他又说,别忘了再通知张副局长、冯副局长、蔡副局长和郭副局长!他们的办公室在37层以上带18的房间!快!
  罗瑞明正小跑着经过龚云鹏和马三贵副处长的门。罗瑞明边跑边问,那龚副处长和马副处长呢?
  走廊这头的满得胜处长说,他们中午喝完酒,洗脚去了!
  电梯已经被锁。走廊里的人多了起来,都慌了神儿。
  楼层再次出现晃动。罗瑞明拉开通向楼梯口的门,就听到一阵急切的下楼声,像捶鼓一般,里面夹杂着呼叫声。
  别人都在往下冲,罗瑞明却在艰难地往上挤。好不容易到了3718。门磕了一下就开了,是个染黄色卷发的红嘴女人。罗瑞明喘着气说,张副局长在吗?
  红嘴女人嘟了嘟嘴,暗示着张副局长就在里面。里面的张副局长正在跳绳一般地穿他的裤子,楼层晃动得很厉害,张副局长没能将他的一条腿伸进另一条裤管。罗瑞明企鹅一样地走过去,扯着张副局长那条空裤管,于是,张副局长的裤子就穿进去了。
  罗瑞明说,张副局长,您赶快走吧,这里的事我全然不知。有点呆若木鸡的张副局长终于醒了,他迅速抓起办公桌边那个黑色公文包,溜冰一样地下楼了。
  罗瑞明关了3718房间的门,然后又摸到3818。使劲磕门,冯副局长那谢了顶的头探出来。罗瑞明说,冯副局长,您还在呀?好像闹地震了,快走吧!大楼史无前例地向一边斜了一下,罗瑞明倒向了那扇门,门便被罗瑞明给闯开了。冯副局长手里捏着一把钱,另一只手提着公文包,公文包的拉链开着,里面塞满了钱。冯副局长很不高兴地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先走吧!
  再从安全通道往上爬时,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楼上的人都在呼啦啦地往下冲。罗瑞明清楚地看到刚提拔的人事处副处长周兴忠两条腿夹着楼道里的不锈钢栏,拼命往下滑,那情形有点类似于幼儿园的小朋友玩滑梯。还有保卫处的易子雄,简直就是个大侠,只见他站在不锈钢的拐弯处腾空往下跳,罗瑞明几乎从他胯下爬过……
  楼道里有人用军人般的口气命令着:让开!大家都让开!胡局长下来了!
  罗瑞明被发了疯的人流给冲了回来。
  真的是胡局长下来了!胡局长没打领带,胸口敞露,那团胸毛都裸露在外。
  好像没多少人理会这军人般的吼声。
  楼道变得更加拥挤和堵塞。有女人在嚎哭。
  罗瑞明好不容易抓到胡局长的手,说,胡局长,蔡副局长和郭副局长他们呢?
  胡局长把手一甩,挣脱了罗瑞明企图搀扶的手,吼道,快!快给我撤!
  大楼晃得更加厉害。
  罗瑞明像被洪水一样冲出了大楼。
  大楼外的草坪上聚满了无数人,有的衣冠不整,有的只穿了一只鞋。人事处副处长周兴忠的睾丸被弄伤,他正皱着眉头揉裤裆。保卫干事易子雄左脚跳脱了臼,走路只能靠单腿跳跃。马桂花的长花裙被人踩落在哪一层楼,她自己也不知道了。她只穿着半节烂裙,里面的短裤都能看见。
  没多久,就有人报料:四川发生地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