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里的美丽传说_电视直播软件

  听到我要去西西里岛,朋友于是惊诧道:“你要去找黑手党吗?”接着便是道一声“珍重”,由于大量非法移民的涌入,悬于亚平宁半岛之外的西西里岛,治安不免有些堪忧。我倒是无所谓,黑手党经营的都是大生意,哪有闲工夫管我这等草根小民,治安方面,一个身无长物的背包客对于歹徒而言也实在没什么价值,因此,我不免怀揣着寻找美丽传说的心态奔向意南那个在众多旅游者注意力之外的小岛。
  黑手党老巢
  巴勒莫是西西里岛自治区的首府,曾是黑手党的老巢,据说有不少人都是黑手党的家族成员。而在许多旅游者的线路图上,巴勒莫都只是个中转站,各方面名声都不大好,因此,过夜便奔向拥有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锡拉库萨或是以美妙无比的希腊遗迹闻名的陶尔米纳或是阿格里真托。不过,我却对这个历经腓尼基人、古罗马人、诺曼人、拜占庭帝国、阿拉伯帝国和意大利王国统治,拥有近三千年历史的古城充满兴趣。
  但丁曾说过,巴勒莫是“世界上最美的回教城市”。由于在不同文明的统治者手中流转,巴勒莫建筑别具自己的特色,诺曼、拜占庭、伊斯兰、文艺复兴和巴洛克风格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每次都仿佛赫然出现在眼前的巴勒莫大教堂就是一例,在碧蓝的天空下,这座宏大的阿拉伯-诺曼式教堂牢牢地攫住了每一个人的眼睛,高耸的方塔让我总忍不住想起伊比利亚半岛上的另一个混血建筑——塞维利亚大教堂。
  漫步在城里的古老街巷中,能够感受到一种与意大利本岛完全不同的气质。这不独是来自于那些建筑与街巷,更来自于在这里生活着的人们。如其他地方的意大利男人一样,巴勒莫的男人也讲究打扮,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一身全黑的西装,再配上拉风的墨镜,个个都让人觉得像God Father,不过这些疑似“God Father”的人们却大多非常热心友好,全然不似他们那让人有些生畏的外表。尽管比起罗马、威尼斯等主流旅游城市,这里的游客少了许多倍,但是却让这片土地显得更为淳朴、自然,也能让人更多地感受到一种强烈的生活气息。走进当地的菜市场,大嗓门的鱼贩子在叫卖着他的鲜鱼,年老却精神矍铄的老爷爷在细心地挑选着水果摊上的水果,而老板娘则把他挑选好的无花果、橙子、石榴和柠檬一一包进锥形的纸筒里头。旁边的小摊则在售卖热乎乎的油炸小吃和味道甜蜜的奶油卷。这一切就好像巴勒莫在阳光下愈加温暖的赭黄色建筑物、随处可见的强壮而蓬勃的仙人科植物和棕榈树、甚至是整天整晚呼啸而过的摩托车那样,热热闹闹的生活在这里永远不会落幕。
  玛莲娜走过的锡拉库萨
  十个去锡拉库萨的人中,恐怕有八个都是冲着《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去的。尽管那部电影和性感的意大利女人对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但是她翩然走过的广场与教堂和城市作为一个当年希腊文化盛极之地——希腊时期锡拉库萨已经达到了一度与雅典齐名的文化顶点,此地是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的故乡,戏剧家埃斯库罗斯、诗人宾达和西蒙尼德斯都曾盘桓于此,实在也是个钟灵毓秀之地,在我短短的旅程之中,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锡拉库萨作为一站。
  比起巴勒莫、卡塔尼亚这样的大城市,锡拉库萨更多一份优雅与宁静。停泊在老城所在的奥尔提加岛畔的一艘艘小艇像栖息在蓝色巢中安然入睡的白色鸟儿一般,而真正的海鸟,则舒展双翼划过蓝天,飞向更遥远的海面。奥尔提加岛并不大,穿过那些米黄色建筑构成的古老小巷,就可以走到岛的另一端。一路之上,除了能感受到一种默默渗透在这座城市血液中的希腊味道,更可以逛逛各种各样有趣的纪念品小店,售卖当地特产的瓷制或陶土的手工艺品,有的店内,店主正在亲手在陶土上雕刻古希腊的戏剧面具或是古希腊艺术家、哲人和诗人的头像,有的店则装饰得好像贩售鲜鱼的铺子,其实不管是店外挂的还是店内摆的全都是色彩明艳的陶瓷的鱼虾珊瑚,实在是颇为有趣。
  而在兜兜转转之间,很容易就走到市中心的大教堂广场。这个虽然不大却充满风情的广场,正是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玛莲娜走过的地方。白色的大教堂原本是一座希腊的雅典娜神庙,后来才成为一座教堂,虽然不如米兰的雄伟,佛罗伦萨的绮丽,但在蓝天之下,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之中,巴洛克风格的教堂不但不显得沉重,反而有种莹洁而轻盈的感觉。而在广场的另一侧,是一溜白色的座椅与阳伞,面朝大教堂与广场,点上一杯Espresso慢品,许多电影中的片段似乎会慢慢浮上你的眼前。你会开始期待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从广场中央走过,顽皮的风吹动了她的裙摆,你也会开始想象起邻桌的英俊男子或许是一个像《天才雷普利》里的那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之类的人物,你也会希望自己能像电影中那样,骑着车从老城倾斜的街道上冲下。闭上眼睛,任由清风亲吻你的脸颊,咖啡香刺激着你的嗅觉,耳边是广场上卖艺人演奏的助兴的轻音乐,锡拉库萨的浪漫不仅仅来自于视觉,而是让你的全身心都沐浴其中。
  二
  珍珠般的小镇
  情迷阿玛菲海岸
  文/哈斯
  导语:仙境般的小镇如同珠宝般镶嵌在意大利南部的海岸上,众小镇中哪一个是你的最爱?
  听着耳机里的《重返苏莲托》,我搭上了从阿玛菲返回苏莲托汽车。汽车在沿着海岸崖壁上开凿出来的盘山路曲折前行,车上的旅行者们纷纷跑到汽车的一侧,举起相机,记录下自己在阿玛菲海岸看到的最后的美景。那一侧,正是广阔无垠的地中海,蓝得好像最纯净最澄澈的蓝宝石一般的地中海,在岸边崖壁上肆意生长着的青碧色松树的映衬下,美得不可方物。难怪阿玛菲海岸会被列为世界上多少个必去之地之一,也难怪有人说阿玛菲的美景好像吗啡一样能让人上瘾。
  冷艳高贵波西塔诺
  如果有人问我阿玛菲海岸上一串珠宝一般镶嵌在海边的小镇哪一个最美,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波西塔诺。这个小镇仿佛贝壳里的珍珠一般被暗绿色的山崖包裹着,淡粉、浅蓝、水红、赭黄、乳白色的小房子沿着海岸的崖壁一直延伸到高高的半山腰上。夜幕降临时刻的波西塔诺最美,落日的余晖将天边的云霞染成金色、红色与灰紫色,站在半山上往下眺望,目之所及,是被晚霞染红的海面,而山边那些五颜六色的小房子,渐渐亮起了灯光,万家灯火闪耀在一片山坡上,远远看去就好像是神话里忽然出现的仙境一般。   只不过,这波西塔诺也可算是个冷艳高贵的地方了。风景这边独好自不必言,舒爽的气候,清澈的海水更是让它成为了度假客,特别是有钱有闲的欧美度假客钟爱之地。笔者就碰到过无数来此小住的欧美退休老年人,与我们这些暴走景点的旅人不同,比如一对热衷于享受生活的美国老夫妻,飞过大半个地球来,就是租个半山别墅,每天慢悠悠地散着步下山到沙滩上躺下晒日光浴,然后再慢悠悠地回到寓所,就这样在波西塔诺呆上两星期再飞回家去,说得我等每天忙忙碌碌的穷忙族艳羡不已。而港湾之中,也停着不少貌似有钱人游艇的小艇,如此,这里的物价自然是水涨船高。
  不过更让人头疼的是还是游客数量太多。就好像路遇的所有游人一提起威尼斯就摇头:“美则美矣,人太多!”一样,波西塔诺也面临一样的问题。不管是有钱的度假客,还是背包族,还是来过周末的意大利本地人,波西塔诺窄窄的小巷子里永远挤满了人,至于那片狭小的沙滩,也成为狂爱沙滩和日光浴的欧美人每天的“兵家必争之地”。尽管美景当前,正是情侣浪漫的好时光,但是想拍照也得躲避躲避人群,别忘了每天还有不少舟车劳顿来这里一日游的人呢!游客爆棚,成为了我在威尼斯的阴影,于是,也成为了我在这貌若世外桃源,却是人海天堂的的波西塔诺的阴影。
  平易近人阿玛菲
  作为阿玛菲海岸另一个旅游重镇,阿玛菲也是一个游人如织的小镇。
  虽为小镇,步行半小时足够将它走完。但在古时候,阿玛菲可曾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海事帝国的首都。在我误打误撞走进去的阿玛菲当地的博物馆里,展示着一副示意地图,讲述着当年来自亚非欧各地的商旅在此交易的各种货品和他们所使用的货币。想来,当年此地是另一派欣欣向荣之景,定然是充满了浓厚的商业气氛和异域情调。也的确如此,在阿玛菲中心,也有一座古老的阿拉伯-诺曼式的教堂,有着金色、灰色与黑色条纹的廊柱又不免让我想起科尔多瓦的大清真寺来,而教堂的大门,由青铜筑成,是来自于拜占庭的产品。
  教堂下的小广场上,又是一派热热闹闹的生活场景,摆摊的卖艺的不一而足。纪念品商店里摆满了当地特产的柠檬酒,浅浅的柠檬黄,淡淡的柠檬香,喝上一口带着柠檬的清甜滋味,但是后劲却足,改不了烈酒的本性,就好像这热辣辣的意大利南部一般。而每个在广场上的人似乎都在吃,真是应了意大利这个充满美食与美酒的国家的景。有人优雅地倚在咖啡馆的椅子上喝咖啡,有人在奋力地切着披萨,有人在大嚼新鲜的炸鱼炸虾,更多地人则举着看上去极其诱人的大支冰激凌在享受一份“甜蜜生活”。
  只不过比起波西塔诺,这里却显得平易且安静了许多。说来奇怪,相隔不过半小时船程,这座小巧而漂亮的镇子却少了那份嘈杂和忙乱,多了一份自在和朴实,尽管游客不少,但是夜幕落下之际,却能迅速恢复宁静,外来客和本地人似乎都融进小城的夜色之中,融进了那份恬淡悠闲的生活之中一般。橘黄色的灯光照亮了小镇的石板路,两旁的小馆子里,食客们在把酒言欢,居民小楼上古朴的小窗里,白纱的窗帘后面,亮着小小的台灯。走到海边,在步道上漫步,一侧是黑黢黢的山崖,在遥远而险峻的半山腰上,居然还有几户人家的灯火在闪烁,让人啧啧称奇。而在另一侧,是平静的地中海,一轮明月当空,把银白色的清辉洒在荡漾的墨蓝色海面,浪花温柔地拍打着岸边,山和海仿佛都柔情蜜意地呵护着这个小小的天堂。
  阿玛菲的夜晚,此时此刻仿佛就属于我一个人。
  三
  卡普里VS那不勒斯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文/黄尚
  导语:一边是宁静美丽的度假岛,另一边则是混乱得略显惊悚的城市,海的两端的对比好像海水和火焰那般强烈。
  站在卡普里岛上的制高点,我向对岸的那不勒斯湾与维苏威火山眺望。蓝得深邃的地中海上,一艘艘白色的船只拖着身后扬起的白色浪花从卡普里岛向对岸驶去,这很像一副刺绣的画,蓝色的丝绸上,绣着绿色的山与城市,白色的小船和线状的浪花。强劲的海风吹得旁边的松树飒飒地摇晃,暮色正在降临,一群群的鸟儿也开始归巢了。一时间,我忽然想念一念范仲淹的那篇《岳阳楼记》,此情此景,若有好酒在手,把酒临风,真有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宠辱偕忘之感。
  古罗马皇帝钟爱的小岛
  卡普里岛有个别名叫做海妖岛,不光是说有海妖塞壬在此地唱起甜蜜美妙的歌曲迷惑经过的水手,更因为岛本身有种魅惑人心的美。罗马皇帝提比略因为钟情于这个小岛,用了大于卡普里数倍的土地来换它,然后在岛上住了十年。而到了现代,无数的明星富豪更是将卡普里岛作为度假胜地,因此,卡普里岛被称为是上流社会的岛屿,港湾中停满了富豪的游艇,就连出租车也颇为拉风的全部都是白色小敞篷。也有说法称,在卡普里一不小心就会碰到个把欧美巨星,而岛上的宅子,说不定就是哪个明星或者富人的私产。
  我辈并非手握天下的皇帝,也不是腰包鼓鼓的明星巨富,但是依然可以尽情享受卡普里岛动人的风光。与同样以海景著名的阿玛菲海岸诸镇相比,那些小镇有些小家碧玉的感觉,而卡普里则不同。白色的海岸崖壁、岛上有些森然的松树和颇为气派的房屋建筑,都让这里生出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而如果站在岛的制高点眺望那不勒斯湾,海景之壮丽难以名状,似乎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才可以明白那句名言“朝到那不勒斯,夕可死矣。”的意思。
  走下山坡,我走到卡普里小镇子的小街里,主要街道上都是各种食肆和商店,观光客络绎不绝。但是走进那些幽深的小巷,却是另外一片天地。白色的墙壁上有时候会攀爬着羽毛一般的绿色藤蔓植物,而木制的栅栏上,有时候会探出一串无花果。镇上的居民多在院子里种植热带的蔬果,因此,看着墙头郁郁葱葱的绿色叶子中,都吊着成熟的柠檬、橙子、石榴,色泽鲜艳诱人。难怪明星富豪会想在这里隐居,藏身在这小巷古宅之中,的确不大容易被人打扰。
  卡普里岛之所以有名,还有一个缘由是那个举世闻名的蓝洞。所谓“蓝洞”是一个位于海面上的天然洞穴。入口仅1米,洞内的海水会因太阳光而反射出一种蓝色的光,由于这种神奇的蓝色光与海水,这里还曾被认为是巫婆和怪兽之家。蓝洞大概是卡普里岛最受欢迎的景点了,从到达卡普里岛的码头开始,就有无数招揽生意的招牌写着蓝洞之旅,据说每天排队等待入洞的小艇无数。蓝洞之旅价格不菲,都在一百欧元以上,但实际在内的时间不过只有几分钟。因此,虽然慕其盛名,我还是止步了。与其和大群大群的旅游团拥挤着去那个小小洞窟,还不如用这些时间在卡普里小镇上弯弯曲曲的小巷中,文艺地迷失一回呢。
  那不勒斯惊情
  海那一头的那不勒斯其实也是盛名在外。历史文化名城,披萨的发源地,还有那首高亢悠扬的《桑塔露琪亚》,都让人对那不勒斯神往,但是,那不勒斯在旅游者中更大的名头是:治安不好,城市太乱。就好像法国南部城市马赛,都有些让人谈虎色变的意思。不过我还是抱定了光天化日之下,我又别无长物,有什么值得担忧的心理,走进了这座据说很恐怖的城市。
  那不勒斯的火车站倒是非常光鲜亮丽,整洁有序,挤满了各种各样的旅客,不乏西装革履手提公文包不停看表的商务人士,在我看来比许多城市的火车站都强得多。但是走到火车站外,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了。站外的大广场正在大兴土木,噪声隆隆,而在火车站对面的空地上,无数黑人摊贩在售卖假名牌和山寨货。穿过这片混乱的“市场”,则是一溜窄窄的街道,阳光被破旧的居民楼所遮蔽,街道看起来有些阴暗。汽车乱七八糟地停放着,巨大的垃圾箱里堆满了垃圾——据说那不勒斯还因为没人清理垃圾闹过垃圾危机,居民不得不把垃圾放到街上烧掉。“大约火车站附近都是如此。”我一边进行着这样的自我安慰,一边快步走过了这片地区。
  如若不是街头那些看上去不三不四,眼光只紧紧地盯着来往行人的包的家伙,以及随处可见的垃圾,那不勒斯还真是个值得品味的地方。且不说几个博物馆里很有些值得一观的名画文物,就说这座城市,风格浓烈而又凛冽,是别处难得一见的。就好像一杯烈酒,一口下去直冲脑门。不少建筑物棱角分明,直切入大街上,其配色我只能用奇诡来形容,暗红的外墙,铅黑色的廊柱,墨绿色的百叶窗,几个沉重的颜色配在一起却有种异样的魅力,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妖异之感。而那些丰乳肥臀,穿着惹火的女郎,隔着窄街跟对面阳台上的邻居用大嗓门叽里呱啦扯闲天的当地人,也在告诉每个人,这也是一座火辣辣地生活着的城市。
  只是,那积蓄已久的勇气似乎在走过一片街心公园的时候被打散了,一群眼神不善,看上去颇为奇怪的人,和一个疑似疯子,直向我扑过来的老太太让我瞬间产生了逃离的想法。正午的阳光热得吓人,我却觉得脊背一阵发凉,一阵风吹过,扬起了满地的碎纸与烟头,忽然之间觉得好像自己被放进了真空里面,在这样一个异国异乡,这可真是恐惧非常。因此,我赶紧冲进地铁,在火车站买下一张赶赴罗马的车票,迅速地逃离了那不勒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