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黑帮的生存之道 韩国黑手党

  黑社会也有缺钱的小市民   提起黑社会影片,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教父》,其实同样是艾尔·帕西诺的经典作品,他和约翰尼·德普在1997年主演的《忠奸人》,就很少有人提及。其实后者更为写实与令人心酸的刻画,同样打动不少观者的内心。这部电影改编自《唐尼·布拉斯科:我在黑手党的卧底生活》一书,电影不仅融入了美国人的地下生活,深刻理解到主人公唐尼·布拉斯科对黑帮头目鲁杰罗的爱恨交织,而且全片在纽约、新泽西、佛罗里达拍摄,一部分场景出自布鲁克林的摄影棚。每个地点的布景设计都有所不同,用色更是根据人物心理而定。在服装方面,服装设计师彻底体现了70年代特质,即当时没人穿着真丝、棉毛类衣服,占据主流的是涤纶材料,而且影片中的人物并不富有,有时甚至会带着商标招摇过市。这部电影中一句经典的台词便是:“当他们送你进去时你就别想活着出来,而这一切是你最好的朋友干的。”这句话足以揭示这一黑帮类型片的精髓。
  整整十年之后,韩国电影导演韩在林携手国民影帝宋康昊,合作了一部既不卖座,也不够酷的黑帮电影。这部名为《优雅的世界》的作品,用极为丰富的生活细节,和尽可能低的姿态,描绘了一位混迹于帮派生活的中层领导,如何周旋于焦头烂额的生意场。同时,他还要承担父亲与老公的责任。在这部电影里,观众能看到一个同样周旋于鸡毛蒜皮生活的黑道大哥,同样为了孩子在学校的功课而讨好老师的父亲,“生活黑帮片”——这是《优雅的世界》带给观众们的全新观念。与以往传统黑帮片不同,该片中没有穿着黑色皮衣、驾驶酷车、打架都帅气的黑社会精英分子,而是把镜头从想像空间调整回现实空间。韩在林导演认为之所以出现“黑社会”这个名词正是因为从事这些活动的人即便胡作非为也同样要遵循一个这个特定“社会”的清规戒律。他们像时下“上班族”“打工族”一样,只有努力“建功立业”才能养家糊口,过上舒适的生活。而真实生活中是没有那么多“反英雄”式的魅力老大的,大多数黑帮分子像普通老百姓一样过着平凡的日子,向往平凡的幸福,正如电影主人公康仁久这样奋力在组织里打拼,无非是想做个好丈夫,好父亲,让家庭的生活更加有声有色而已。因此,导演把传统概念中的典型人物进行复原,将他们一个个放回了现实生活中。
  最终,宋康昊扮演的黑帮大哥,身患各种疑难杂症,高血压、糖尿病,吃着苟延残喘的慢性病药物,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一个无比巨大的液晶电视。而电视上,是刚刚被他送到美国的女儿、儿子和老婆,一家人对着DV讲述自己初涉大洋彼岸的兴奋,从头到尾展现了对美好生活的兴奋。但没有一秒钟,是他们在过问这位黑帮父亲的,他被自己的亲人和生活所抛弃。
  黑色西服打起架来是否方便?
  很多看过韩国黑帮电影的人都会心生疑问,这些小混混动起手来还穿着西服革履的装束,怎么施展的开手脚?看上去很别扭的样子。的确,不论是早些年在《卑劣的街头》中的赵寅成,还是去年崔岷植和河正宇联袂主演的《与犯罪的战争》,不管什么年代的韩国黑帮分子,仿佛都爱穿着一袭西装,这与在香港街头打打杀杀的古惑仔,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从很多韩国黑帮电影里,不难得出结论,尽管过着刀光剑影,大碗喝酒的痛快日子,但这些人在韩国社会中完全处于最底下的阶层。“混蛋”、“小混混”是外界贴给他们的标签,所以哪怕你过着大富大贵、豪车别墅的生活,在崇尚医学、法律和政治经济等行业的韩国主流社会上,他们都很难抬起头来。所以成为社会精英,并且能有机会与最高层的领导阶级合作,才是他们达到出人头地的终极目标。既然要随时与政府要员和商界精英谈判,那么时刻保持自己的形象,才会令人看上去更放心,不会直接和砍来砍去的街头流氓立刻混淆为一谈。
  例如影片《卑劣的街头》,虽然是标榜黑社会的特征的片子,但并不固守于黑社会的局限性,而是对在我们人类内心里潜伏的欲望进行揭露的问题性电影,通过片中流里流气的三流流氓的形象,展示了欲望是如何摧毁了一个人的一生,不论成功还是失败,欲望使终是一条惯穿于影片中登场人物的心理,每个人都被这条绳索牵制着做出一切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行为,结果背叛与被背叛,并走向失败与成功之路。《卑劣的街头》里人物之间互相利用,使用潜伏在平静表面下的暴力,欲望就是原罪所在。虽然影片只是通过炳斗一人的生涯来演绎但却映射了世间百态,人们为了生存,为了生活的更好一点,为了生活的再好一点……无限的欲望延伸下去引出了另一个更深的主题,“家族主义”就是对家族的感情根深蒂固,为了生存最优先考虑到的就是自己的家族生存权利,即使炳斗一家也是因为拆迁造失去了住所,但后来就为了拿到更多的酬金帮助黄会长去驱逐原住居民,没有过多描写主人公的感受却用极有讽刺意味的画面震憾了观众,让观众自己去揣摸是否也是自己的人生之路犯过类似的错误。当一往无忌的向生活的更前方迈进的时候,踩在脚下是不是当初自己落破的影子。柳河导演还借用了炳斗的嘴,质问“什么是一家人?”“一家人就是几张一起吃饭的嘴!”最原始的欲望就是从生存开始!
  黑社会到底要玩多少无间道?
  在今年年初上映的一部韩国黑帮片,赢得了业内不少的好评,不仅在第49届百想艺术大赏上荣获多项提名,而且票房上也取得了非常理想的成绩。这部由朴勋政导演,崔岷植、黄政民和李政宰等实力派主演的《新世界》,让外界看到了一个格外生动,刺激又充满攻心计的黑帮世界。
  这部影片除了堪称华丽的制作班底,最为夺目的当属“无间道”式的剧情构建。该片男主角之一的崔岷植曾和朴君在拿到剧本后,欢欣鼓舞,这部被称为韩国版《无间道》的电影。这部电影向公众展示了一个血淋淋的极恶黑道,恶人与好警察,最终演变成了好人与坏警察,对人性最深处的阴暗面,挖掘的透彻程度,远高于近年同一类型的黑帮电影。最令人难以磨灭的印象,是该片一黑到底的基调,让结局整个处理起来变得有些一发不而可收拾。难怪有人说,《新世界》给当下的香港甚至整个亚洲电影都扎扎实实上了一课,香港电影颠峰时期有的东西,人家现在都有,并且还一再儿再而三地加以革新。光辉褪去后,暴露出的是陈旧与沧桑。至于剩下的那些满满的情怀,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吓唬吓唬人是不错的,若真要真刀真枪操起家伙办事的时候,拿身体去抗么。什么时候,咱们也来一回电梯里狂拼短刀嘛。
  韩国黑帮片经典台词:
  一旦把脚踏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总得混出个样子来,是不是??——《卑劣的街头》
  你在干什么?政府官员面前应该鞠躬九十度才行!——《与犯罪的战争》
  也就是说,要让我们接受警察的管制不是吗?我们是狗屁警局的雇佣工人吗?——《新世界》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