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的私隐状况报告:私隐权

  8月18日,“七夕节”的前一天,由华蓥市组织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情山文化旅游节暨接吻大赛正式拉开帷幕。来自全国13个省市的150对情侣参加了“天下第一吻”的角逐,以此欢度回味无穷、一生难忘的“中国情人节”。类似于此类的活动已经不止举行了一次,也不止出现在中国。更为甚嚣尘上的事情多有存在,去年在荷兰某地,为了环保而举行的一个募捐仪式上,一对男女跑上台前去做爱,过程延续约27分钟,围观者达千人。
  说句老实话,现在的事情,越来越看不大懂了:本来是个人最为私密的事情,却偏偏要拿出来表演;本应是夫妻独自于深夜共享的独立空间,却偏偏要搬到亿万人的眼前来展示。依在下愚见,表演者若自身甘于下贱倒也无所谓,但是这种行为通过各种传媒的播撒却同时也削弱了诸如接吻、做爱之类活动在别人生活中的重要性。这样一来,就不只是害己,而且是害人了。依正式的话语来说,是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对他人的生活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把两性之间的私隐拿出来展示,始作俑者当是影视明星者流。曾记得八九十年代时,各明星都要努力隐藏自己的私生活,以不使粉丝们知道为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开始炒作自己的隐私事件。比如说和谁去开房之类的事情也要让狗仔队知道,然后在报纸上占一个面积。以至于今天我们都知道,如果某人大闹婚变,肯定是不久以后就要出专辑了。
  本来明星作为特殊群体,他们怎么过日子不关我们的事。但是,当这种生活方式进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时,就会造成不良的后果。
  看着荧屏上那些“忘情”深吻的男女,我难以想象他们到底有多“忘情”。也许,走出比赛场地,说一声“再见”就再也不回头。几年以前也举行过一个类似的接吻比赛,冠军组两个人最后分手了,女生说“自从那次以后,感觉两个人做什么都没有意思”。是啊,在群众的掌声之中,也许他们体验到了某种被窥视的激情。可是,真正的一段幸福生活,却不是在窥视中成长起来的。
  更重要的是,有一些东西,比如“性”,是人生活中最为私密的东西,也是安慰人生失意的良药。它的本性决定了它是不能暴露于人前的,此种本性也同时规定了拥有它的人的品质。但是现在,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它却变成了一种商品。商品是具有可复制性的。本来是两个人之间的灵肉交流,而今却具有商品的复制性,它不再具有唯一性。“性”传统关系的崩解同时伴随着整个社会的道德滑坡。如此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尤其严重的是,通过传媒的力量,这种恶性循环现在具有了一种正式的规制,披上了合法性的外衣。难以想象,长此以往的运作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们常常佩服那些在巴黎街头忘情深吻的年轻人,但人家却不是被“组织”起来的,也不是把“吻”拿来卖的,只是情之所至而已。而我们似乎刚好相反,偏偏是在“卖”我们的深密私隐。我想,终有一天,我们会以此逻辑,把整个的“我”都卖掉的。
  
  [孙万帅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