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普惠金融调研报告思考建议2

农村普惠金融调研报告思考建议2 近几年来,我国金融改革的力度前所未有,国家降低了金融市场门槛,允许和鼓励设立村镇银行、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的金融机构,并且大量的城乡信用社改组、改制为股份制商业银行,实施跨区经营,使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广大农村人口参与和享受到金融服务。

但由于我国农村金融存在体系不健全、金融基础薄弱、金融产品单一,导致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还不够,以及农村人口素质不高、金融意识淡薄等,影响了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

一、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瓶颈。(一)金融资源分布不平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金融普惠还很难充分实现。金融普惠首先需要有充足的金融资源作支撑,一个金融资源贫乏的地区是很难实现金融普惠。目前,我国金融资源分布很不平衡,地域上呈现东部多,中西部少;
沿海地区多,内陆地区少的不平衡现象。城乡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别。金融资源很难向农村聚集。

(二)缺乏一个运转有序、协调有效的联动机制,使金融普惠推行面临较大困难。金融普惠不是金融一家的事,而涉及到多个部门。而目前显然缺乏这样一种机制,外部环境欠佳,一些部门出于利益考虑,往往管理得多而服务少、收费高,司法公正也差强人意,即使政府出台若干优惠政策,一遇到利益问题就大打折扣,政策变了味,使金融机构X、大胆地支持弱势群体。

(三)金融服务还很欠缺,影响了金融普惠的成效。金融机构是金融服务的提供者,是金融普惠实施的主体,对金融普惠的推行起着重要作用。令人遗憾的是,我国相当多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论思想认识、经营观念、管理模式、发展战略、市场定位,还是服务创新、机制建设,都难以适应金融普惠的需要。即使是以“三农”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农村金融机构,随着商业化改革成为商业银行后,在“三农”服务上却有所弱化。至于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金融机构目前虽然在做小额信贷,但这是由其现有规模决定的,一旦规模做上去了,难保它们不会改弦易辙。在这种经营思想指导下,最广大的农村地区得不到金融的有效服务,不能体现普惠金融的价值目标。

(四)有利于金融普惠的法制环境还不宽松,限制了部分主体参与金融普惠。长期以来,由于我国金融资源供求失调和金融服务不足,刺激了大量的民间融资行为,而政府部门对此却一直态度不明,甚至进行打击,从而限制了部分主体参与金融普惠的积极性。近年来虽新设了较多的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将民间融资纳入到正规金融系列,但这还远远不够,只分流了部分的民间资金。

二、推进农村普惠金融的建议。(一)放宽农村金融机构准入政策,规范发展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随着各大商业银行纷纷从农村地区撤出,在切实加强监管的基础上,应允许新设机构进入农村金融市场,规范发展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和以服务农村地区为主的地区性中小银行,特别是重点引导各类资本金融机构网点覆盖率低、金融服务不足、金融竞争不充分的地区投资设立机构。允许有条件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民间借贷是正规金融的有益补充,要规范和引导民间借贷健康发展。对依法运作、操作规范的民间借贷,要依法保护借贷双方的权益。对涉嫌非法集资的,要依法处置,坚决打击。

(二)加快建立商业性金融、合作性金融、政策性金融相结合,资本充足、功能健全、服务完善、运行安全的农村金融体系。农业银行作为农村金融体系的骨干和支柱,应坚持为农服务方向,稳定和发展农村服务网络,切实按照中央提出的“面向‘三农’、整体改制、商业运作、择机上市”的总体原则,全面深化内部各项改革,进一步强化为“三农”服务的市场定位和责任。要完善农村政策性金融,拓展农业发展银行支农领域,完善其功能定位和运行机制,加大各类政策性金融对农业开发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中长期信贷支持。继续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把农村信用社改造成为产权明晰的社区性农村金融机构,进一步引导农村信用社朝着更加贴近“三农”的方向发展。必须扩大邮政储蓄银行涉农业务范围。

(三)优化农村金融发展环境,保障农村金融体系安全有效运行。要健全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加快建立农业再保险和巨灾风险分散机制。建立政府扶、多方参与、市场运作的农村信贷担保机制,降低信息不对称程度,保障债权实现,促进农村资金融通。积极发挥财政政策的杠杆作用,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贴息、财政补助等多种手段,引导金融资源流向农村,改善农村金融资源配置效率,逐步建立市场主导与政府扶持相结合、财政政策与金融政策相结合的支农长效机制。

(四)鼓励发展适合农村特点和需要的小额信贷和微型金融服务。目前,我国小额信贷和微型金融服务业的主体是农村信用合作社,还有近两年刚刚发展起来的村镇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在我国,微型企业和农户数量巨大,小额信贷和微型金融现实和潜在的客户量众多,小额信贷和微型金融服务业前景看好。为了能建立普惠性的农村金融体系,要进一步放宽对小额信贷和微型金融服务业的市场准入,开放民营资本进入小额信贷和微型金融服务业的途径,允许农村小型金融组织从金融机构融入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