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机制【浅谈由东盟合作机制引发的思考】

  【摘 要】东盟作为亚洲范围内一个地区治理的案例,其合作机制值得我们研究。东盟的合作机制呈现非正式性的特点(从东盟自始至终宣称的原则、决策机制以及沟通渠道等方面论述),并且这种非正式性的特点可以得到相关理论的论证(现实主义、自由主义中的功能主义、建构主义)。总之,我们从东盟独特的合作机制中能够得到许多有益的启示,这些启示对于国际组织的未来发展也可能具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东盟;合作机制;思考
  现今的国际社会充满了利益与力量的博弈,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主权国家在谋求自身发展的同时是否需要相互之间的合作?如果需要,这种合作达到什么程度才能够实现最优的效果?东盟的例子告诉我们,主权国家已经认识到正式的合作机制以及国家间长期合作的重要性,即使这种合作只限于宣称合作本身。那么,东盟是怎样进行合作的呢?东盟的合作机制是怎样形成的呢?这种独特的合作机制又为国际组织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哪些经验和教训呢?
  一、东盟合作机制非正式性的特点
  与其他国际组织相比,东盟的合作机制有什么独特之处呢?在我看来,东盟合作机制的非正式性凸显。这可以从东盟自始至终宣称的原则、决策机制和沟通渠道三方面来论证。
  从东盟自始至终宣称的原则来看,不干预内政原则是东盟突出强调的国际关系原则,阐发该原则的各个具体规定不可能凌驾于各成员国的主权之上,从1967年《东盟成立宣言》中对“经济增长、促进区域稳定、保证相互之间的协助”的提出到1976年《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中对“尊重国家主权、尊重平等、尊重领土完整、国家自力更生”的强调,再到2008年的《东盟宪章》,在完善东盟一体化进程的同时依旧对实质性的义务闭口不谈。缺少强制的义务规定和明确的执行准则,也就缺少了开展合作所遵循的正式规范,各国就会以“不干涉内政”为借口,开展更多非正式的合作。
  从决策机制来看,东盟下设多个会议和委员会,首脑会议是东盟最高的决策机构,由东盟各国轮流担任主席国,负责召集。东南亚国家之间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等方面差异很大,难以保证不发生冲突和争议。于是出现了一个两难境地:片面地强调一致会使得合作机制趋于低效甚至破产,而不强调一致又无法实现东盟的团结,在这种情况下,东盟发展出了一些非正式的决策机制。正式决策机制的寸步难行,为非正式性的折中做法提供了必要性和可能性。
  从沟通渠道来看,东盟各成员国对常设的组织机构并不给与足够的重视,相反却热衷于依靠非官方渠道来进行意见的沟通。“论坛”就是一个典型的非正式沟通渠道;另外,领导人之间的私下交往与对话也是一种沟通的渠道,菲律宾外长卡罗斯·罗莫洛有一个很形象的说法:“我们通常发现,早餐时的私人谈话比正式的会议更重要。” 成员国及其领导人对非官方沟通渠道的重视体现了东盟合作机制的非正式性。
  总的看来,东盟要想形成像欧盟那样的正式机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东盟共同体之路,任重而道远。
  二、东盟合作机制呈现非正式性的原因
  在阐述了东盟合作机制具有非正式性特征的几点表现之后,我们不禁会产生疑问,东盟的合作机制为什么会呈现非正式性的特征呢?在我看来,其原因可以用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建构主义三大理论来分别论述。
  现实主义从人性本恶出发,阐释了国家维护自身利益的正当性,区域合作只能被看作主权国家谋求安全的一种手段,国家之间的合作不可能实现超越主权的一体化。随着成员国的增加以及内部分歧的增多,不干涉原则日益受到挑战。“东帝汶事件”中东盟的谨小慎微和无所作为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成员国是应该继续坚持原则、维护自身利益,还是为了区域一体化的大业让渡部分主权、实行“建设性的干预”?由此从现实主义出发,东盟国家打破了正式的制度模式和框架,探索出了非正式性的决策机制和多样化的沟通渠道,在不侵犯各自国家底线的同时谋求合作互利,最终实现国家和区域的和谐发展。
  自由主义流派中的功能主义强调由专门性的合作来形成国家间的相互依赖,由此形成一种“外溢效应”,引致其他领域的合作和跨国政府的形成。在我看来,目前为止东盟还没有形成明显的“外溢效应”,虽然自由贸易区的成立及发展很好地印证了功能主义的上述理论,可是从经济领域的正式合作过渡到政治、军事等其他领域的正式合作,不是一蹴而就的。主权国家往往乐于在低级政治方面共赢互利,却对高级政治的共用与分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兴趣。功能主义的“外溢效应”从反面论证了,东盟成员国宁可采取非正式性的合作机制也不愿意抛弃不干涉的原则。
  建构主义从主体间意识对国际关系的影响出发,强调文化、制度和规范要素对国家行为体的建构作用。反观东盟,成员国之间在社会、宗教、文化等意识方面的差别大于共有之处,东南亚地区的人民并没有像欧洲人那样对欧盟有较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无论是从现实主义、自由主义中的功能主义,还是从建构主义出发,东盟非正式性合作机制的出现都有其合理性和可能性。那么,东盟的案例对于我们研究国际组织又有多少借鉴意义呢?
  三、东盟合作机制的启示
  从国际组织的角度来说,如何根据所在区域国家的实际情况来定位自身的发展方向,如何协调各成员国之间的利益争端以达到“帕累托最优”的效果,值得我们思考。
  或许在构建一个国际组织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按照功能主义理论的构想,从经济、文化等方面起步,增加互信与合作意识,建构成员国对所在区域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在决策机制与沟通渠道方面,国际组织也要根据自身的具体情况来探索各自的方式,欧盟的一体化进程固然可圈可点、值得借鉴,可是将其照搬到东盟,我想结果也是不尽如人意的。
  总之,东盟的合作机制有非正式性的特点,并且这种非正式性有其理论依据。由东盟合作机制引发的思考,让我受益匪浅。
  作者简介:董蕾(1992.10- ),女,辽宁大连人,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本科生。